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拯救宇智波从做族长开始 >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时间点和怪物

第二百八十七章 时间点和怪物

 热门推荐:
    宗弦没有久留,五代目火影已然是抱恙请假,他这个代行火影权柄的火影辅佐自然不可能长时间翘班,又说了几句不要钱的好听话之后就告辞离开,结束了诊断的药师野乃宇和他同行。

    “如何?药师院长。”

    “不是已经说过了吗?还要复述一遍?”

    “这么说,火影大人恢复视力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病入膏肓,药石难医。”

    药师野乃宇斩钉截铁的说道。

    “我明白了。”

    宗弦点了点头。

    看样子秋道取风是真的挺不了多久了,药师野乃宇的医术不及纲手那般凌云绝顶,却也绝对算是忍界第一流,她的眼力还是值得信任的,再加上四年前纲手也是亲口说过,秋道取风的病只能控制,别想根治。

    如此一来,

    有些事情的确可以做准备了。

    六代目火影······宗弦志在必得,而木叶目前看上去也没有其他的强力竞争者,这几年秋道取风病情反反复复,他这个火影辅佐已经不是第一次代行火影的权柄,这一切看上去似乎六代目火影的人选已然是注定了。

    但是在宗弦看来,

    变数是存在的。

    别的不说,纲手若是回到村子里,想要竞争六代目火影一职的话,到时候振臂一呼天知道会冒出来多少支持者,初代目和二代目留下来的遗泽究竟有多么深厚不到用到的那一刻谁也不清楚。

    总之,

    小心驶得万年船。

    不过这些事没必要和药师野乃宇说,虽说药师医院是靠着宇智波一族掏钱建起来的,但是药师野乃宇当初却坚决声明是借钱,而不是接受资助,很明显药师野乃宇在团藏那儿吃了亏之后,吸取了教训。

    生怕又落入到什么算计当中。

    过去的间谍生涯让药师野乃宇身心俱疲,她如今是一点都不想再掺和进去村子里的那些纷争中去。

    对此,

    宗弦并不在乎。

    之所以资助药师野乃宇,是因为他的现任秘书药师兜提出的建议,如果宇智波一族出资建立一座新的医院,可以大幅度的扭转家族在村子里的名声,哪怕是明知道他的建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药师野乃宇。

    但是不得不否认,药师兜这小子的确很有一手,在毫不掩饰自己就是想要帮自己养母的意图的情况下,硬是给说服了宇智波族中的长老们。

    这才有了现在的药师医院。

    不过药师兜也并未说谎,

    药师医院的盈利供养一个小小的孤儿院是绰绰有余,在这同时,宇智波一族在药师医院的建成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的情报也被经由医院的工作人员慢慢散播开来,的确是让宇智波的名声有了极大的改善。

    “泉,最近跟着药师院长学习有长进吗?”宗弦将视线投向了跟在药师野乃宇身边的少女,已经十六岁的宇智波泉赫然是出落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美人,不仅仅是相貌出色,她那似水般的温柔不知道迷倒了族中多少年轻人。

    只可惜,

    名花早有主。

    注定了大多数人只能在心里翻来覆去的咒骂某个走了狗屎运的混蛋,还不敢明面上挑衅,因为那个走了狗屎运的混蛋很强,在家族中除却那寥寥几人,无人敢说是那个混蛋的对手。

    “感觉······还行吧!”

    宇智波泉不是很有底气的答道,说话间还偷偷瞥了眼旁边的药师野乃宇。

    “泉接触医疗忍术的时间虽然晚,不过她的才能还算不错,平时学习也相当勤奋,还有写轮眼的力量······在医疗领域的确很实用,我可以保证,在她十八岁以前,她绝对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疗忍者。”

    不同于跟着自己的学徒那信心不足的样子,

    药师野乃宇倒是信心十足。

    认为宇智波泉迟早是会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疗忍者。

    “很好。”

    宗弦说完觉得这样的评语可能有些单薄了,又补充道:“这样很好,医疗忍者也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一定每一个宇智波都一定要是能打能杀,在后方治病救人也是极好的事情,如果族中有人再敢说什么怪话,只要打不死,就往死里打,你要是打不过,就让鼬帮你。”

    树大都有枯枝。

    何况这么大一个家族。

    不是每一个族人都会觉得成为一个医疗忍者是不错的选择,在一部分族人看来,宇智波就应当纵横于沙场之上,类似的偏见论调就算是宗弦这个族长也没办法从根子上消除,只能靠着自身权威硬压下去。

    “我尽量。”

    宇智波泉脸色微红,小声答道。

    “不是尽量,是一定,除非是年纪在六十、六十五岁以上的老头子,甭管是谁,敢乱说话就收拾他,就说是我说的,让鼬别有什么顾忌。”

    “是,族长。”

    这一次,宇智波泉干脆的答应了下来。

    “这样就对了······就到这里了,药师院长,泉,我先走一步了。”宗弦和俩人挥手道别,转向左手边的路口,朝着火影大楼所在的方向继续前行,而药师野乃宇和宇智波泉继续往北方走,药师医院和新的孤儿院都坐落在村子北侧。

    返回火影大楼,

    宗弦来到了属于自己的火影辅佐的办公室,如今的他虽然还是肩负着警务部部长的职务,但是警务部的工作基本上已经全部交付给了身为副部长的宇智波岚山,他如今的工作重心已经是转移到了火影辅佐这一职责之上,一月最起码有二十五天都是在火影大楼办公。

    并且,

    除了火影辅佐和警务部部长之外,他如今还肩负着另外一项职务。

    在宗弦屁股兜刚刚坐稳的时候,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请进!”

    宗弦放下才看了一眼标题的文件,抬头看见了推门走进来的白头发的青年,“满月,有什么事?”

    “没什么大事,是我的私事。”

    白发,紫眸,尖利的牙齿,青年的身份昭然若揭,赫然是雾隐村的那位‘被忍刀所钟爱的神童’鬼灯满月,当然现在‘神童’这样的称号对于鬼灯满月来说已经是彻底的变成了过去式。

    “私事?又要请假?”

    “嘿嘿,部长明见。”

    “你这家伙······三天两头请假,这次又是出了什么事?算了,你也别跟我说了,直接说吧,请几天?”

    “最少二十天。”

    “二十天?你可真敢说。”

    “这不是没办法嘛!谁让从木叶到雾隐村那么远呢!抛开来回在路上的时间,我在家里根本待不了几天,不过这次是真的有事,是我父亲病逝了,水月那小子最近也特别不安分,母亲说是希望我回去一趟,有不少事情需要我处理。”

    “节哀!”

    宗弦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

    “嘿嘿,没事,反正我和那个老头子关系也不好,要不是母亲写信给我,说实话我根本不准备回去。”鬼灯满月很是不在乎的说道,在他的脸上看不到哪怕是一丁点的悲伤。

    宗弦没有插嘴说什么,他知道鬼灯满月和他的父亲关系相当恶劣,不过这是别人的家事,不明白个中详情的话还是不要随便插手别人的家事。

    他只是道:“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如果时间不够的话,可以再延长,总之等你处理好了家事再回来也不迟,反正部里最近也没有什么要紧事,对了,雨由利她不会和你一起请假吧?”

    “我一个人回去。”

    “路上小心。”

    这个‘部里’值得显然不是警务部,鬼灯满月和林檎雨由利所在的部门全名是【木叶雾隐联合叛忍搜查部】,对外宣称是联合木叶和雾忍双方的力量,可以自有行走两国共同追捕叛忍的一个机构,然而实际上

    要远比这复杂的多。

    这一部门最初是宗弦为了安抚和拉拢雾忍提出来的一个主意,以宇智波斑这个木叶和雾忍的共同敌人作为靶子,从而让两个村子建立起来稳固的盟友关系,而雾隐村的那位元师很上道的表示了赞同。

    再之后四代目水影去世,五代目水影照美冥上位后不久,就将鬼灯满月和林檎雨由利以及一群实力不错的雾忍派来木叶,而宗弦也挑拣出来了旗木卡卡西、宇智波千早等人。

    于是,

    【木叶雾隐联合叛忍搜查部】就这样在木叶挂牌成立,宗弦亲自出任第一任部长。

    只不过建立起来一个部门机构很快,但是做出来业绩却不是很容易,这几年两个村子的叛忍是真的抓了不少,但是关于‘宇智波斑’的调查工作至今没有什么大的进展,始终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宗弦倒是知道宇智波带土那厮应该是时常去雨隐村。

    甚至集结力量宗弦有信心一举击垮雨隐村。

    但若是不能一击制住宇智波带土和长门,击溃了雨隐村只会让敌人隐藏的更深,再者,这几年宗弦实力也在不断增强,时间拖得越久,对宗弦来说越是有利。

    所以,

    宗弦并未给予部下们什么额外的帮助。

    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或许······要不了太久就会有变化发生了,毕竟鸣人他们明年春天就要毕业了,虽说未来已然是面目全非,和记忆中的景象截然不同,但这多少也是一个值得人注意的时间点。

    是有着一定的参考价值的。

    “这种地方,真的有人吗?”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一身深紫色的干练装扮,头上戴着遮雨的斗笠,没有护额,看上去应该不是来自于五大忍者村的忍者。

    她站在形似獠牙般斜刺向天空的石块上,张目四望,可以清晰的看见周围的风景地貌和脚下相差无几,乱石穿空,怪石林立,不远处起伏的山峰隐匿在雨雾当中。

    这也是忍界特色。

    一如雨之国终年降雨,一如铁之国始终处于寒冬之中,不知道是自然造就,还是说是千年前人为因素,总之,忍界有不少类似的气候环境异常的地儿,这座位于铁之国和泷之国交界处的【弥楼山】赫然便是受到了铁之国气候的影响。

    明明是春天,这冷风却还是“呜呜”的吹。

    虽说是没有下雪,但是冰冷的雨水有时候比风雪更加冷酷。

    “还要往里面走,我们要找的人就在这里。”头戴斗笠,手持锡杖,打扮的好似行脚僧的男人眺望向弥楼山深处,可惜雨雾的帷幕遮断了他的视线,看不到位于山中深处的风景。

    “天目,有什么发现吗?”

    手持锡杖的男人询问着另外一名同伴。

    “有啊!”

    蹲在地上的天目睁开眼睛,抬头看向空中,“人我是没看到,但是有怪东西来了,和马,紫子,小心。”

    这三人组正是消失许久的和马等人。

    “怪东西?”

    和马闻言皱起了眉头,顺着天目的视线疑惑的看向天空,看到的是灰蒙蒙的云层······不,不对,的确是有什么东西出来了,一个······怪东西!

    “这是什么玩意啊?”

    紫子惊了。

    突破云层出现在众人视野中的赫然是一个很难准确用一个标准名词去形容的生物,一个头生独角,背负双翅,四足,双尾,通体苍白色像是穿着一重厚厚甲胄,庞大的体型能够轻松碾碎一片街区的怪物。

    “先别管什么玩意了,快跑。”

    天目怪叫了一声。

    因为空中的这个怪物张开了嘴巴,朝着下方的三人喷吐出来了炽热的火流,就像是从天上坠落下来的火焰的瀑布似的,那凶猛的气势像是能将下方的山石都给烧化掉似的。

    天目和紫子狂奔起来。

    包括和马在思考了半秒钟的时间后也选择了暂避锋芒,他这次来是找人的,不是来打架的,而且飞在空中的怪物不好打,就算真要动手也得想办法先让这个怪物降低高度才行。

    眼见自己喷吐出来的火焰一无所获。

    除了打断了一根獠牙似的山石外,连一个入侵者都没有烧死,这让怪物似乎是变得狂暴了起来,它发出了一声狂暴的怒吼声,拉低了飞行高度,既然火焰烧不死这些家伙,那干脆用爪子撕碎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