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网游小说 > 秦时罗网人 > 第九十一章 名义上的母后

第九十一章 名义上的母后

 热门推荐:
    距离韩国王都新郑不远处的山坡上。

    韩非和卫庄两人正远眺着远处撤军的秦军,那浩浩荡荡的黑甲大军,哪怕只是后撤,动静也是极为浩荡,单单是脚步声便能传至极远,想不引人注意都不可能。

    “秦军撤了!”

    卫庄冷峻的面瘫脸也是多了一份凝重,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鲨齿,沉声的说道。

    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狼群会放弃到嘴的肉食吗?

    唯有吃饱喝足的狼群才会放弃那剩余的肉食。

    韩非神情倒是淡然,似乎对于这一幕早有所料,眼中并无阴沉之意,但也无任何笑意,似乎只是看到了未来,沉默了许久,才淡淡的说道:“父王应该是答应了秦国的条件,算了,回去便能知道发生了什么。”

    说完,韩非也是看向了卫庄。

    卫庄的伤势很重,失血过多,盖聂那一剑虽然放水了,但只是准头放水了,那一剑却是实打实的。

    “卫庄兄,你好好养伤,之后的事情我会处理好。”

    “你打算如何处理?!”

    卫庄眉头紧蹙,冷冷的盯着韩非,质问道。

    眼前的情况极为糟糕,卫庄不知道韩非还能做些什么。

    “韩国尚存,那便还有希望……”

    韩非远眺着新郑,眼前的景色似乎缓缓虚幻,十数年的新郑浮现眼前,但很快化作泡影,宛如这深秋的景色,褪去了充满生机的绿色,生命消逝的枯黄成了主旋律。

    宛如一颗枯萎的老树,生机尽散。

    。。。。。。。。。

    巨龙撞击,战争律动,圣枪洗礼……完美谢幕。

    伴随着两人生命的叹息。

    气定神闲的洛言领悟了生命的真滴,轻抚明珠夫人紧致的玉背,可以清晰的感受到那完美的弧度以及柔嫩,不过这货眼神清澈,毫无一丝欲念,似那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

    毕竟短时间之内也不可能做到复苏,并且故技重施。

    缓和了片刻。

    趴在洛言怀中的明珠夫人仰着那张布满红晕的美艳脸颊,媚眼如丝的看着洛言,青丝滑落,更显颈项白皙细腻,如美玉一般,纤纤玉指在洛言胸口滑动,开口询问道:

    “你的正事忙完了,打算什么时候走~”

    说话间,美目也是清明了几分,红唇抿动,似不舍的看着洛言。

    还得几天。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他得等到韩非和卫庄回来,劝说紫女成功才能走,何况,此番入韩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将韩非带走,将韩非留在韩国只会不断的引起幺蛾子,不如带到秦国。

    满足一下秦王嬴政的爱才之心,另一方,也是为了保住韩非这条命。

    朋友一场,洛言也不想看到韩非死于非命。

    在这世上,能聊得来的朋友极少。

    “不急,秦王那边并未催促,先好好陪你几日再说这些。”

    洛言伸手轻抚明珠夫人的脸颊,顺势用手指划过她柔顺清凉的发丝,感觉很棒。

    明珠夫人闻言,嘴角也是多了一抹笑意,贪恋的靠在洛言怀中,呼吸着洛言身上的味道,像极了一条美艳的大鲨鱼,嗅到了血腥味,声音越发柔媚勾魂,低语道:“今天留下……”

    我怕你撑不住。

    洛言心中嘀咕了一声,1v1的情况下,他洛某人还没怕过谁,就他这健硕的身子岂会畏惧明珠夫人。

    不过这事也只能想想,现实是不能如此的。

    秦军撤了,焱妃那边说不定会接到消息,这要是杀过来,被瞧出了不对劲,容易引发一场厮杀。

    好在机智的洛言提前将嫂嫂和胡美人送走了。

    池子瞬间空荡了,有了拉扯空间。

    “我倒是想留下,就怕被人发现不对劲,徒增麻烦。”

    洛言轻抚明珠夫人的发丝,犹如安抚一只陷入青春期的猫咪,轻叹道。

    “宫内都是我的人,有什么可担心的~”

    明珠夫人懒洋洋的说道,美目狐疑的看着洛言,似乎想看看洛言还能扯出什么借口,今天说什么也不会放这家伙走了。

    真当她的百香殿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说着。

    明珠夫人便是骑在洛言身上,居高临下的盯着洛言,伸手拍掉洛言轻抚的猪蹄子,眼神妖媚勾魂,御姐嗓音摄人心魄:“还是说,你外面有其他人?”

    “那都是逢场作戏,你才是我的真爱~”

    洛言伸出狗爪子,握住了明珠夫人柔软的手,一脸痴迷和真诚的说道。

    他洛正淳可是个“专情”的人。

    面对一个女人的时候,从来不会三心二意,吃里扒外。

    “真乖~”

    明珠夫人不疑有他,轻抚洛言的脸颊,柔媚的说道。

    今天是跑不掉了。

    算了,本来就喝多了,在韩王宫留宿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洛言无奈的找起了借口。

    ……

    与此同时。

    韩王安正皱眉的看着身前跪拜着的内侍,眼中闪烁着怒火,这段时间被秦国压抑的心情,此刻也是微微有些爆发了:“说,究竟怎么回事?!”

    “禀大王,胡美人昨日出宫去见胡夫人,外出之后就未曾回来,今日派人去查看,才发现胡夫人和胡美人皆以失踪,巷口还找到了两具尸体,正是保护胡美人的宫内禁卫,奴婢……奴婢怀疑胡美人遭到了贼子掳劫!”

    内侍跪在地上,甚至微微颤栗,有些不敢注视韩王安的眼睛,极为敬畏的说道。

    “……派人查了吗?!”

    韩王安冷冷的质问道,他面度秦国也许有些不堪,但在韩国,他还是大王。

    一想到胡美人被贼子掳劫,心中就一阵抑郁和羞怒。

    以胡美人的姿色,一旦被人掳走,什么后果可想而知。

    “属下正在派人搜查。”

    内侍脑袋埋的越深,低声的说道。

    “寡人要你们何用,给你三日时间,若是找不到胡美人……哼!”

    韩王安大手一挥,冷哼道,意思不言而喻。

    “诺!”

    内侍拱手应道,旋即起身告退,着手去调查胡美人的事情了。

    “哎~”

    韩王安揉了揉头,叹了一口气,心情一时间极为糟糕,今日不但丢了韩国的尊严,连心爱的宠姬也没了,现在连找个人说说心里话都不行了,至于明珠夫人,说实话,他心里还是有些抗拒的。

    倒不是不喜欢明珠夫人的姿容,而是明珠夫人太妖艳勾魂了,他每次去了身体都吃不消。

    需要吃大量的药物,越吃身体越差,不吃又不行。

    恶性循环。

    他却是不知自己深陷熏香和幻术的双重幻境之中,已经不是不行了,而是被明珠夫人彻底玩废了。

    韩王安性格渐渐优柔寡断也和这个有点关系。

    就在韩王安犹豫的时候。

    一名内侍小跑了进来,汇报了一个消息。

    九公子韩非回来了!

    韩王安眉头紧蹙,片刻之后又是舒缓了下来,此番秦韩两国之争,错不在韩非,旋即又想到洛言提及的要求,秦王想让韩非入秦为臣,此事,他却是要和韩非好好说说。

    如今韩国成了秦国的藩臣,秦王的第一个要求,他自然不能拒绝。

    何况,韩非去了秦国也许比韩国更好,甚至能借此护住韩国也说不定。

    想了想,韩王安便是让内侍传召韩非入宫。

    很快。

    韩王安便是见到韩非。

    韩非看到韩王安的第一眼,便是毕恭毕敬的拱手作揖:“儿臣拜见父王,此行有负韩国……”

    “罢了,与你无关。”

    韩王安抬手打断了韩非的话,轻叹了一声,头一次像个父亲一般,缓缓的说道:“这一战是寡人低估了秦国的野心,若是早一些听从你的建议,韩国也许不会落到如此境地。”

    这话自然只是场面话,其实韩王安也知晓,韩国没得选。

    当初就算支援魏国也无用,韩国距离秦国太近了,几乎就在秦国的大门口,人家一出兵就能踩到韩国头上。

    这如何能有希望。

    后来的事情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就像小娘子被流氓欺负了,你总不能躺平,该挣扎也是需要挣扎的。

    矜持一二,事后也能令人高看一眼。

    虽然结局不会有任何改变。

    韩非自然也知晓这些,他只是想试一试,搏一搏,若是赢了,韩国尚且还能有希望,若是失败了,结果也不会差到哪去。

    “不知父王答应了秦国什么条件,才让秦国撤军。”

    韩非并未说什么场面话,看着韩王安,直接询问道。

    这殿内也无其他人,就他们父子两,自然也无需在意其他。

    韩王安闻言,脸色变了变,片刻之后,声音有些沉重的说道:“纳地献玺,从今往后,韩国便是秦国的藩臣!”

    韩王安说的沉重,韩非听得也是心中一沉。

    秦国这是要断了韩国的根。

    “父王,秦国不会放过韩国,此番撤军,秦国只是未曾做好灭亡一国的准备,韩国一旦被秦国所灭,其他五国必然心存忌惮,恐再次合纵,也因此,秦国才只是逼迫韩国纳地效玺。

    可如此一来,时间一长,韩国必然被秦国所蚕食!”

    韩非看的很透,对着韩王安缓缓的说道。

    “你这是责怪寡人?”

    韩王安皱了皱眉头,看着韩非,沉声的说道。

    秦军是否佯攻,韩国能赌吗?

    韩非当时不在国内,岂能知道他的压力!

    “儿臣不敢!”

    韩王安挥了挥衣袖,有些不满韩非的话语,片刻之后,又收敛了语气,缓缓说道:“秦王有意让你入秦为官,你去准备准备吧,过几日便随栎阳侯入秦,望你谨记自己是韩人,在秦国多为韩国考虑。

    韩非闻言愣住了,真的愣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被父王卖了。

    卖国之后,连儿子也卖了。

    但错愕之后,韩非心中竟然并无多少怒意,有的只是平静,当绝境看多了,心中就当真再难有波澜了。

    “诺!”

    韩非直接拱手应道。

    沉默了片刻,才缓缓的说道:“父王,儿臣不日将远行秦国,临别之前,儿臣有一言希望父王能谨记!”

    谨记?!

    韩王安皱了皱眉头,不满韩非的口吻,可终究忍住了,等待下文。

    “韩国若想改变局势,必须联合赵国魏国以及楚国,韩赵魏楚四国与秦国接壤,唇亡齿寒的道理各国都懂,韩国遭此变故,必然引发各国对秦国的忌惮之心,期间只要父王与各国联合,也许能逼迫秦国低头!

    赵国那边,儿臣此行已经说服。

    魏国遭到秦国攻伐,必心怀不满,可派人劝说。

    至于楚国,儿臣会在秦国见机行事!”

    韩非看着韩王安,极为平静,且思路清晰的说道,他知道韩国的路近乎走到尽头了,但他还想试一试。

    这韩国终究是他的国与家!

    “……”

    韩王安看着韩非,这个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儿子,片刻之后,缓缓点头。

    “儿臣告退,望父王保重身体!”

    韩非再次拱手行礼,这一次行了一个大礼,跪在地上对着韩王安辞行,此去秦国,也许真的没有回来之日了。

    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韩国的时间也不多了。

    未来的命运会如何,他不知。

    韩非只想尽力。

    韩王安目送韩非起身求,嘴唇张了张,最终闭上了嘴巴,同时也闭上了眼睛,脑海之中莫名想到了韩非和红莲的母亲。

    许久,一声长叹在殿内响起。

    。。。。。。。。。。。。

    百香殿。

    洛言正享受着明珠夫人的伺候,吃着糕点喝着茶,抚摸着美人,好不快活,当真乐不思蜀,有些忘记自己姓啥了。

    美色如狼似虎,瓦解人的意志,这句话说得一丁点也没错。

    就在此时。

    明珠夫人的侍女走了进来,低垂着脑袋,恭敬的禀报了一个消息,九公子韩非回来了,同时正在寻找洛言。

    “这小子竟然回来了。”

    明珠夫人纤纤玉指捏着一块糕点,一边放入洛言的嘴中,一边说道,似乎有些意外。

    “他是来找我的,我出去见见他。”

    洛言闻言,也是目光微闪,随后起身开始穿衣,同时对着明珠夫人说道。

    “这小子留着也是一个祸害,要不我帮你除了他?”

    明珠夫人单手撑着下巴,美艳无双的面容泛着一抹浅浅的冷笑,询问道。

    “别乱来,他是我兄弟!”

    洛言闻言,顿时说道。

    “兄弟?”

    明珠夫人闻言眨了眨眼睛,随后似乎想到了什么,有些好笑的看着洛言,说道:“名义上,韩非这小子还得称呼本宫一声母后~”

    说完,狭长的眼眸带着一抹促狭盯着洛言。

    那我叫你一声义母?

    洛言心中吐槽了一声,感觉蛮离谱的。

    ps:感谢猫咪的五千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