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我真的不喜欢吃窝边草 > 第九十六章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第九十六章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

 热门推荐:
    不舍地告别了姐姐,安知鱼踏上了归途。

    在车上,安知鱼接到了白可卿打来的电话。

    “早上好,长官。”

    “噗呲,什么长官啊...你现在在干什么呀?”白可卿听到安知鱼的话,噗呲一笑。

    “在回家的车上。”安知鱼看了看车窗外,渝庆一带高速边上都是丘陵,伴随着翠绿的嘉陵江和满山遍野的绿树,风景相当不错,“现在在看车窗外的风景。”

    “看风景?那你之前去哪儿玩了吗?”

    “是啊。”

    “好呀,你出去玩都不跟我说,我要生气了。”白可卿音量提高了一些,似乎是想用这种方式表明她生气了,安知鱼想了想,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河豚鼓鼓的样子,可卿现在说不定就像河豚一样鼓起来。

    “那不是因为你昨天没时间陪我吗?”安知鱼笑着说道。

    “那好吧,原谅你了,所以你去哪玩儿了?”白可卿轻易原谅了安知鱼,她是个擅长换位思考的人,作为一个优秀的女朋友,要学会理解对方,而不是无理取闹,这样,才不会给其他狐狸精有可乘之机。

    “去找我姐姐了,然后昨晚在北碚这边休息了一晚。”

    “那你住得哪儿啊?”白可卿想着,水姐姐当然有宿舍可以住,但安知鱼总不能住进女生宿舍吧?那算什么话。

    “住的宾馆啊。”

    “宾馆还行...我本来还说今天来找你玩呢,你什么时候到家啊?”白可卿询问道。

    “我上车没多久呢,可能还要等一个多小时吧。”

    “要不要我来接你?”

    “你来汽车站接我吗?好麻烦,你在家里等我吧,我妈不是把我家的钥匙给了你一把吗?”安知鱼说道,林霏微确实把他家的钥匙给了白可卿一把,这说明她非常认可白可卿的未来儿媳地位,这可是大杀器,如果未来有什么狐狸精不知死活想要抢男人,就可以“不经意间”露出自己拥有安知鱼家里钥匙的秘密,绝杀!

    “如果我带着秋情的话你会介意吗?”

    安知鱼顿了一下,“她也在?”

    “嗯...就是昨天和她在外面玩的时候,说了说你会弹吉他唱歌的事情,她表示,想要见识一下,所以...就是这样。”白可卿有些小小的担心,安知鱼似乎没在别人面前说过自己会弹吉他唱歌这事儿,自己说给别人听,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太爱显摆了。

    什么想要见识一下...我练吉他就是为了她,我弹得哪首歌她没听过?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介意的话,我就想办法让她放弃这个想法吧?”白可卿没听到安知鱼说话,还以为他不喜欢自己这样的显摆行为,连忙说道。

    “也不是介意,不过你们也要等我回来啊,我现在还在车上呢。”安知鱼回过神来,“等我回来吧。”

    “那,我就把顾秋情先带过去了?”

    “嗯。”

    安知鱼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他上楼,摸出钥匙开了门,就看到玄关处放着两双鞋子。

    一双是白可卿喜欢穿的运动鞋,另一双是顾秋情的小皮鞋。

    似乎是听到了开门,很快,客厅那边探出个小脑袋,是白可卿,她看到了安知鱼,然后笑嘻嘻地走了出来,“欢迎回家~”

    安知鱼换了鞋子,“秋情呢?”

    “在沙发上坐着呢,来来来,给咱们的吉他手上茶。”白可卿给安知鱼倒了一杯茶,递给安知鱼,笑嘻嘻道:“接下来就辛苦一下咱们的吉他手弹唱一下啦~”

    安知鱼放下背着的吉他包和背包,有些好笑地接过了茶杯,喝了一口,看了看顾秋情。

    顾秋情坐在沙发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和以前似乎没多少区别,见安知鱼看过来,她轻轻点了点头,“今天来打扰了,会不会太麻烦你了?”

    她保持这个身份该有的生疏和礼貌,谁能想到,她和安知鱼曾有一段无法割舍的过去呢?

    “不麻烦。”安知鱼觉得用这么客套的方式和顾秋情说话还真是奇怪,如果是以前不知道顾秋情也重生了,安知鱼倒也能压下心中的旖旎,但现在...

    安知鱼取出了吉他,“所以,你们两个想听什么?”

    “不是我们两个想听什么,而是秋情想听什么,秋情,要不要点歌?”白可卿看向顾秋情,笑嘻嘻问道。

    “点歌吗?可是我不知道安知鱼会弹哪些歌啊?”顾秋情撩了撩耳发,轻笑道。

    你不知道我会弹哪些歌?我弹得每一首歌,你不都听过?

    “随便点一首,看看安知鱼会不会弹。”

    “那好,那就点...《丁香花》吧,你会弹吗?”

    “会。”

    都弹给你听多少遍了,安知鱼都记不清楚了。

    “你说你最爱丁香花...”安知鱼熟练的拨动琴弦,这首歌熟练到形成肌肉记忆了。

    顾秋情跟着安知鱼的歌声轻哼,到了后面,干脆跟着安知鱼一起唱了。

    以前就是这样,安知鱼弹,顾秋情便跟着唱,算是夫妻之期间的一个小乐趣。

    白可卿坐在一旁,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才像是个外人,因为两人搭配得很好吗?因为安知鱼的吉他声和顾秋情的歌声很般配的缘故吗?

    弹唱完了《丁香花》,安知鱼将吉他放在了旁边,白可卿笑嘻嘻地问道:“秋情,你觉得好听吗?”

    “好听,真巧啊,《丁香花》是我最喜欢的歌。原来安知鱼也喜欢吗?”

    我不喜欢,我觉得这首歌太悲伤了,只是因为你喜欢,所以才格外的熟练。

    安知鱼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我呢?鱼,你给秋情弹了一首歌,也给我弹一首呗?”白可卿坐在了安知鱼身边,抱住他的手臂轻轻晃了晃,或许是因为刚才顾秋情和安知鱼配合得太好了,让她心里不自觉有那么一点点酸涩,所以,她也想让安知鱼给她弹唱一首。

    “那你要听什么嘛?”

    “王童语的《丫头》,你会唱吗?”

    安知鱼大致回想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这首歌我可没有学过。”

    “唉?”白可卿用脑袋顶了顶安知鱼,嘟了嘟嘴,“为什么我想听的歌你不会唱啊!你赶紧去学!学会了弹给我听!”

    顾秋情嘴角微微上扬,她知道白可卿心里肯定是吃味了,因为自己喜欢听的歌,安知鱼会弹,而她喜欢的歌,安知鱼却不会弹。

    男孩子或许不会注意这些小细节,但是女孩子普遍心细如发,这一点点的小细节肯能被无限放大。

    但白可卿并没有直接发脾气,而是用这种撒娇地方式让安知鱼去学...白可卿和安知鱼之间的关系,可没有这么好挑拨啊,白可卿太聪明了,很少给她机会。

    恰到好处的吃醋,恰到好处的小脾气...

    大敌啊。

    不过,自己也有优势,毕竟自己前世可是安知鱼的妻子,而自己在暗,白可卿在明。

    “好好好,我去学,王童语的《丫头》是吧。”安知鱼点点头,无奈地笑了一下。

    “这还差不多,嗯,下午还有些时间,最近电影院不是在放《画皮》吗?要一起去看看吗?”白可卿满意地点了点头,“我有个远房表姐给我推荐的,说可以去看看。”

    《画皮》?顾秋情瞥了一眼白可卿,作为未来人,她当然是看过这部电影的,这部电影本身并不出色,其中张靓颖的《画心》和周迅的演技,是这部电影唯二的亮点。

    不过巧合的是,这部电影真正内核讲的是一个魔鬼小三想要破坏别人家庭的故事...还真是耐人寻味。

    “你这远房表姐,是上次白姨喊你回去见得那个吗?”

    “对啊,你还记得啊?”白可卿点了点头,“所以,你们两个去不去看?”

    安知鱼没看过《画皮》,他和顾秋情不一样,他要上班的,所以时间不像顾秋情那么多,“我没问题,秋情呢?”

    顾秋情也点了点头,“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