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陆少的隐婚罪妻 > 第232章 我爱你,只爱你

第232章 我爱你,只爱你

 热门推荐:
    很快,一朵接着一朵的心形在天空炸开。

    整个场景又美又震撼。

    浪漫极了。

    南溪看着,一阵接着一阵的惊呼:“哇,这也太浪漫了吧,真不知道是哪个女孩能得到这样的表白,太幸运了。

    ”

    说完,她眼睛亮晶晶的。

    满眼装得都是羡慕。

    陆见深心里却狠狠的一紧,有些难受。

    他伸手,抱紧了南溪。

    他以前对她究竟是有多么差劲,才让她就连亲眼看见都不敢往自己身上联想。

    “为什么非要是别的女孩儿?不能是你自己吗?”陆见深问。

    “我……我吗?”南溪愣来一下,而后道:“我不太敢想这些。

    ”

    “为什么不敢?”

    南溪转身抱住他,一直到把头埋在他的怀里才开口:“总觉得太梦幻了,就像童话一样,我的人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告白,也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浪漫与惊喜。

    ”

    “一直以来,我都是看着别人被表白,被疼爱,被呵护。

    ”

    “所以久而久之,我好想就忘了。

    ”

    张爱玲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

    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南溪第一次读这句话的时候就潸然泪下,湿了枕巾。

    因为这简直就是写的她。

    爱上他后,她从来不敢奢望更多。

    就连嫁给他,成了他的妻子,她从也不敢要求他很多。

    她所求的,不过一个相知相守,平静到老。

    至于爱情,是她那时从不敢奢望的。

    “小傻瓜。

    ”陆见深捧着她的脸,满脸心疼:“在我心里,你值得所有最好的一切。

    ”

    他指着天上的烟花,眸光清亮动人:“不止今年的烟花,明年的,后年的,以后每年,我都会给你一场美丽的烟花雨。

    ”

    南溪这次是真的惊讶极了。

    她睁着双眼,惊喜的望着头顶绽开的一朵又一朵心形:“这么说,真的是放给我的?”

    “那个我刚刚羡慕的幸运女孩不是别人,就是我自己?”

    直到现在,她都感觉自己还沉浸在这份巨大的惊喜里,有点没缓过来。

    或许是失望过太多次。

    这次的惊喜让她直接潸然泪下。

    “对,你就是那个幸运的女孩。

    ”

    他伸手,一点一点,温柔擦着她脸上的泪水:“溪溪,以前是我不懂珍惜,但自从我爱上你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心里的宝贝。

    ”

    “真的吗?”

    “嗯,我的独一无二。

    ”陆见深笃定的点头。

    这时,最后一声巨响在天空炸开。

    满天的绚烂下,无数朵烟花飞速上升,然后绽开一排五颜六色的字:溪溪,我爱你。

    南溪捂着唇,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泪水,疯狂的落下。

    怎么停也停不住。

    是他。

    真的是他给她准备的惊喜。

    “谢谢你,见深。

    ”

    转过身,南溪紧紧抱住陆见深,心里是一片又一片的满足。

    这一刻,她的心,好暖好暖。

    松开的时候,想到自己此刻的样子,南溪顿时懊恼极了:“都怪你,不让我化妆,害得我现在肯定很丑。

    ”

    “不然我一定化一个美美的妆,认真的看完整场烟花。

    ”

    “没关系。

    ”陆见深笑着回:“以后还有机会。

    ”

    南溪这才觉得心口舒服了一点儿。

    她抓着他的衣服,忽然像个小孩子一样,又扑到他怀里。

    “怎么呢?”陆见深揉了揉她的头,觉得她忽然有点异常。

    南溪抱紧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见深,谢谢你,我很开心,也很感动。

    ”

    “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自己的爱情只是一场独角戏,注定了结局悲伤,可是你给了我快乐,给了我浪漫,也给了我疼爱与呵护。

    ”

    “我好开心,也好幸福。

    这些天,我甚至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可人好像太幸福的时候,反而会有些害怕。

    ”

    “害怕什么?”他柔声的问。

    “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害怕所有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害怕梦醒了,你就不再我身边了。

    ”

    “你一定不会知道,这些年,我爱你爱得多么艰难,多么辛苦,甚至无数多次的我都想放弃,我疼过,痛过,哭过。

    ”

    “可是,一想到你,我都坚持下来了。

    所以见深,不要让我输,如果再输一次,我就败了,彻底败了,我没有勇气了,也没有信心了。

    ”

    “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不会再爱你。

    ”

    陆见深狠狠地皱着眉,他伸手,一把抬起南溪的下巴:“溪溪,我不会给你那个机会,也不会有那一天。

    ”

    “刚刚的话,收回去,再说一遍。

    ”

    “哪句?”南溪看着他:“如果真有那一天,我不会爱你?”

    陆见深越听,越觉得这句话碍眼。

    再也忍不住,他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有些霸道的命令:“溪溪,看着我。

    说你爱我。

    ”

    南溪仰着头,认真的开口:“见深,我爱你。

    ”

    “只爱我。

    ”陆见深又补充。

    南溪看着他,双眸含情,目光缠绵:“见深,我爱你,只爱你。

    ”

    陆见深这才满意,攫住她身子往上轻轻一提,直接把她提到自己身上抱着。

    校园的夜,深了。

    操场上早就已经没有人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陆见深胆子也大了一些。

    看见不远处的双杠,他直接抱着南溪走了过去,然后把她放在双杠上。

    下一刻,他俯身,绵密的吻,霸道的压下。

    黑夜里,周围的一切都静极了。

    这一幕,羞得星星都闭上了眼。

    南溪一只手撑着双杠,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

    一边忍不住回应着他,一边又担心自己掉了下去,整颗心都狠狠的悬着,就像随时都能掉下去一样。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惊心动魄的吻,往后的岁月,她一直记了好多好多年。

    甚至午夜梦回,她的脑海里都会出现这一幕,有个男人将她抱在双杠上,用力的吻着她,一遍遍的,温柔的呢喃着她的名字。

    回去的路上,突然飘了雪。

    两人牵着手,就那样慢悠悠的走在路上。

    大雪纷飞,落在他们的衣服上,肩上,头发上。

    尤其是在路灯的照耀下,雪花尽情的飞舞着,旋转着,跳跃着,就像一个个活泼可爱的精灵小公主。

    画面,特别美。

    以至于多年后的晚上,南溪经常在想,如果那一天,他们一直牵着彼此的手,不放手,也不上车。

    就那样走,一直走,一直一直的走下去。

    等大雪落满他们整个头顶,所有的黑发都变成白发,整个世界都变成白色的世界。

    是不是,他们就能走到白头?算作白头偕老了?

    只可惜,那晚的雪,格外大。

    大雪肆虐,最终,他们上了车。

    但是回家前,他的手机响了。

    然后,一个,两个,三个……

    当第五个电话再次打来时,陆见深还是松开她的手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