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 其他小说 > 逐道在诸天 > 第十四章、又见交易

第十四章、又见交易

 热门推荐:
    潜龙四起,替李牧分担了不少火力。不过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他还是带着神农离开烈山部落,拉开了游学的历史先河。

    仅仅只是种树,怎么配得上“神农氏”的大名。最起码也得开创农耕时代,将五谷一起搞出来。

    当然,医道也是少不了的。作为三皇之一,没有看家本事那可是不行的。

    至于开通互市,发明货币也可以安排上。制陶冶金之术、削桐练丝首制琴瑟、制麻为布、削木为弓……也可以安排上。

    要不要搞更多的东西出来,则取决于地皇证道的需求量究竟有多大。如非必要,李牧也不想抢后世人皇的功绩。

    毕竟,人族发展需要一个过程,一味的追逐功德反而是本末倒置。

    何况超越时代的产物,也不一定能够获得功德,更大的可能是迎来无尽的业力。

    比如说:在洪荒搞工业文明,见不到功德不说,天罚先给安排上了。

    本质上,想要获得天道功德,就必须要做有益于世界之事;想要获得人道功德,就必须要做有益于人道之事。

    现在人族三皇五帝能够获得天道功德,那也是因为人族正在获得天地主角之位,有益于天地的进一步发展。

    若是中途发生了变故,人族成为天地主角不再有益于天地的发展,甚至阻碍天地的发展,那么不光天道功德没了,就连天地主角之位都会搞没了。

    相对于天道功德,人道功德更加容易获得一些,但洪荒世界终归是由天道在主宰,人道功德可抵消不了天道业力。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何况人族现在还没有万卷书,就连启蒙教材都是李牧编制的《武典》。

    典型的练武从娃娃抓起,尚武精神那是杠杠的,完全契合洪荒世界“强者为尊的本质”。

    一路走走停停,神农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不断的进行各种尝试,又不断的做着记录。

    为了改变部落单一的饮食习惯,神农不断的寻找可以食用的植物。尤其是遇到陌生植物,总是要验证一番能否食用。

    当然,有了李牧的教导,神农尝百草的打开模式也进化,先拿小动物做实验品,确定没有问道之后才会自己上。

    苦头吃了不少,可终归没有搞得毒发生亡,让李牧安心不少。

    真要是发生意外,他可没有面子去地府捞人。玄门武道之祖的名头虽然大,可地府终归还是人家平心娘娘的地盘。

    现在圣人尚未进入地府,一众鬼神都是平心娘娘任命出来的,很少受外界影响。

    一晃就是二十年,五谷尚未找到,但可供食用的野果、蔬菜,却被发现了不少。

    传说中的《神农本草经》上面,也记录了数百种药材的药性,距离编制完成估摸着也快了。

    看到这一幕,李牧悬着的心放下了不少。可以确定了,他没有找错人。

    相比之下,四处下注的群仙就悲剧了。辅佐人皇说起来简单,可要具体操作那就麻烦了。

    一个个都扑在部落治理上,根本就没有把握住“地皇”的本质。因为仙凡观念不一样,还闹出了不少笑话。

    不过诸圣弟子终归不乏聪明人,经历了最初的失败之后,在接下来的部落治理过程中,还是表现不错的。

    可惜这些中规中矩的表现,对整个人族谈不上多大贡献。想要让他们辅助的潜龙成为人族共主,别人也不答应啊!

    这年头人族共主流行的是选举制,唯有对人族有大贡献,才有可能获得众多人族部落的支持。

    不干涉前进方向,仅仅只是充当护卫的李牧,跟着凭感觉游历四方的神农来到一座大阵之前。

    “贤者,我感觉里面有机缘。”

    看着有些兴奋的神农,李牧暗自翻了翻白眼。这还需要废话么,他这个旁观者都感应到了。

    这种事情必不可少,能够证道三皇的主,没有机缘是不可能的。

    相比伏羲的机缘自动送上门,神农的机缘还要自己出来找,已经算是低配了。

    “那你就自己进去找吧,我在外面看着,不会让人打扰你获得机缘的。”

    李牧淡定的说道。

    帮忙是不可能的,经验告诉他:机缘这种事情,外人出手帮忙只会越帮越忙。

    至于神农的想法,李牧没有心思理会。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收地皇入门,他还没有那么厚脸皮。

    别看现在神农只是一个先天小修士,一旦证道地皇之位,瞬间就是准圣起步,并且还有属于自己的大道,李牧根本就没有好教的。

    “师者授业解惑也!”

    做不到这一点,李牧可没有脸收人家入门。尤其是这种要不了多久,修为就要超过他的存在,那就更不行了。

    白拿的功德,也会烫手啊!

    李牧也是道心坚定之辈,绝不会为了一点儿零头小利,就违背自己的道心。

    果然,此地的机缘就是给神农准备的。原本李牧都感觉棘手的大阵,在神农面前仿佛是不存在,任由他进入。

    升腾的迷雾,阻挡了李牧的视线。不过浓浓的火系法则涌现,还是在不断告诉他地皇还有一个称呼炎帝!

    一等就是三天,待大阵散去再次相遇之时,李牧从神农身上嗅到了一股意外的气息,同巫族有些接近。

    不等他开口询问,神农就主动解释道:“贤者,此地乃上古祖巫祝融的陨落之地。刚才我进去……”

    “不用解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有些事情你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让太多的人知道。”

    李牧大度的说道。

    好奇心肯定是有的,只是直觉告诉他,有些事情还是少知道一些的好。

    人族都出现了一位妖族出身的天皇,再来一位巫族转世的地皇,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修行中人来说,种族其实并不重要,关键还是要看利益。

    人族能够大兴,除了圣人的支持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巫妖气运入人族。

    相比人妖两族不死不休的仇恨,人巫两族之间的关系就要和谐得多。起码同样直立行走、长相接近的人族就不在巫族的食谱上。

    当然,巫族也不在人族的食谱之中。因为长相接近的缘故,从上古时代开始人巫两族就有联姻。

    在九黎之地的部分区域,甚至还有两族混居,双方的关系还过得去。

    在李牧看来,不管神农前世是什么来头,现在他都是人族的一员。

    地皇业位是机缘,同样也是将他捆绑在人族战车上禁锢。唯有人族大兴,地皇才有证道混元的机缘。

    仅凭这一条,大家的利益就是一致的。包括之前的伏羲也是如此,转世之后就直接将屁股挪到了人族一边。

    某种意义上来说,地皇有来头也是一件好事。相比普通人白手起家,大能转世还有前世的遗产可以继承。

    修为会消失,但是对大道的领悟不会。只要觉醒前世记忆,就能够拿回前世的大道领悟。

    从这方面来看,神农的来头越牛逼,证道地皇之时需要的功德就越少,跳出棋盘的概率也就越大,对李牧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继承了祝融的遗产,哪怕没有来得及消化,神农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光是修为、资质大幅度提升,就连整个人的气质都发生了改变。如果不是熟悉之人,很难将前后两个“神农”联系在一起。

    开挂的人生开启,原本苦苦寻觅而不得的五谷直接从天而降。确切的说是一只满身通红的神鸟,衔着一株九穗的禾苗。

    这玩意儿能够种出五谷?

    现实是神农真的搞出来了,虽然尚未进行命名,但以李牧的眼光还是认出了那就是稻、黍、稷、麦、菽。

    接受了现实的教育,李牧表示自己认知中的生物知识,需要全部推翻重新构建一遍。

    在神话世界,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任何不科学的产物,都是最科学的表现。

    五谷一出,此行就算是结束了。将神农送回了烈山部落,李牧就沦为了旁观者。

    运势来了挡都挡不住,先是部落首领退位让贤。这和李牧还有点儿关系,烈山部落首领退位的理由是:神农跟着贤者学习长大,肯定能够更好的治理部落。

    听起来很奇葩,但是在这个人心淳朴的时代,发生这种事情再正常不过了。

    在公有制体系下,部落首领并不能获得优待,反而要承担更多的责任。

    通常都是部落之中最有能力的担当,权力交接都很平和。通常发现部落之中有能力比自己强的出现,部落首领就会主动让贤。

    接管烈山部落之后,神农立即就将这些学习到的知识运用到部落管理上。继位后的第一道政令就是种植五谷,将人类带人农耕时代。

    没有出乎意料,拉开五谷种植的序幕之后,天机一下子明了起来,所有人都知道这次地皇之争落下了帷幕。

    其他人再怎么努力都晚了,开启农耕时代对人族的意义太过重大,想要在功绩上超过神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作为一手发觉地皇的存在,李牧一下子变得耀眼了起来,就像是黑夜里的一盏指路明灯。

    作为天皇时代的最大胜利者,到了地皇时代,成功又再次被复制,李牧在很多人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发生了变化。

    一次可以是偶然,两次就成了必然。不用想也知道,从现在开始就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往后再想悄悄的进村已经不可能了。

    蚊子再小也是肉,错过了获利最丰厚的种子轮风投,也错过了a/b/c轮风投,上市前的最后一轮风投也不能错过。

    虽然现在获利不高,可胜在稳妥。凭借神农对人族的贡献,共主之位已经稳了。

    趁着现在农耕之术尚未推广开,大家还可以蹭点儿功德,再晚那就啥都没了。

    至于其它大功德之事,那就不用劳烦一众仙家费心了。仙凡是两个世界,以仙人的视角看待问题,套用到世俗本就很扯淡。

    烈山之巅,煮茶品味人生的李牧,突然迎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太华道友,好悠闲啊!”

    看似很平淡的问话,眉宇间的羡慕之情却是无法掩饰下去。不是广成子心态不好,实在是李牧干得事情太过传奇。

    无论是玄门武道之祖的业位,还是天皇时代、地皇时代的谋划成功,都让他成为了这个时代最亮眼的崽。

    “哈哈……”

    “广成道友说笑了,道友只看到太华的悠闲,却没有看到太华之前的忙碌啊!

    为了地皇之事,贫道可是一连数十年风里来、雨里去,没少吃风餐露宿之苦。”

    李牧的真心话,落入广成子耳中却尽是凡尔赛之音。风餐露宿,对普通凡人来说自然是苦头,可是对仙道中人来说却不值一提。

    如果能够有几十年的忙碌换取辅佐地皇的大功德,恐怕全洪荒的修行之人都会趋之若鹜。

    调整了一下心态,广成子开门见山道:“太华道友,明人不说暗话。道友和玄都道友的谋划虽然隐蔽,可终归还是太过刻意。

    为了将我等带偏,玄都道友可是做了不少事。有些事情做得太多,难免会留下蛛丝马迹。”

    计划暴露了!

    李牧的眉头一皱,随即又舒缓了起来。广成子既然过来找他,显然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

    真要是揭露了计划,大不了地皇跳出棋盘的计划失败,对现在的李牧和玄都而言,并不能立即带来损失。

    本质上他们就是在游戏规则内进行谋划,即便是消息泄露出去也不会招致圣人的惩罚。

    若是圣人要下场,任他们智计通天也是白费功夫。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计谋都不是徒劳的。

    广成子跑来告知消息,除了想要获得好处之外,恐怕也是不想同他和玄都结成死仇。

    洪荒之中第一大仇,就是阻道指仇。现在李牧和玄都的谋划,都是在为未来证道做准备。

    这个时候甭管是谁跳出来捣乱,那都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一个玄门武道之祖,一个太上圣人唯一的徒弟,这样的仇人恐怕谁都会头疼。

    何况这还只是明面上的敌人,暗地里得罪的人更多。比如说:人族三皇。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同人族所有:有志于证道的修士结下了阻道之仇。

    这份因果,除了圣人之外,没人能够承担得起。

    圣人没有直接出手,那是因为“天衍四九,遁其一”。天道尚且给众生留下一线生机,天道圣人自然也不会例外。

    除非是涉及自身大道,否则在大多数时候,圣人都不会将事情做绝。

    若非如此,洪荒之中也不会有那么多隐世大能。圣人真要是有心算计,根本就不是混元之下的修士能够抵挡的。

    作为洪荒秩序的维护者,圣人还是有底线的,一般不会越线。

    想清楚之后,李牧微笑着开口问道:“广成道友,想要从贫道这里获得什么,总不能是为了卖一个人情吧?”

    显然,李牧是有自知之明的。自己的人情虽然不算廉价,可是想要打动广成子明显还是不够。

    停顿了一下,广成子缓缓说道:“太华道友放心,贫道只是想分一份功德。

    道友已经获得了两代人皇的功德,还有玄门武道之祖的业位,后面对功德气运的需求已经并不大。

    可贫道不一样,忙碌了无数年还是一无所获。就连下面的师弟们,都对我这个大师兄颇有微词,急需一场功德巩固地位。

    地皇时代已经错过了,接下来的人皇时代,贫道想要成为人皇之师,还望太华道友相助。

    作为回报,广成子愿意在道友的谋划之中,也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正好现在道友被大家盯上了,地皇证道之后玄都道友也会暴露,很多事情你们不方便出面,可以由广成子代劳。”

    不得不承认,能够在神话传说之中留下诺大名头,广成子的成功绝非是偶然。

    人皇之师可是高风险的活,一个操作不好因果牵连之下,那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不光要下注精准,还要能够真的在人皇证道过程中出了大力,获得人皇的认可。

    若是光占名头不出力,那结下的就不是师徒之情义,反而会招致人皇的怨恨。

    立场决定屁股,若是广成子成为人皇之师,自然要全力相助人皇,才能够利益最大化。

    做师父的再怎么样,也不能阻徒弟的道。某种意义上,从盯上人皇之师的位置开始,广成子就和李牧、玄都站在了同一立场。